橡皮孤鵝。

蟬在叫,人壞掉。

The Chosen One

Chapter One
----------
*分级:PG-13 我相信,美满的爱情必要包含美妙的性,而美满的性当然要以爱情为前提。
*灵感:不知道。如有雷同,请找我沟通。
*背景:战后两年。
*人物和世界属于J.K.Rowling,OOC和bug属于我。
*试发一章。下文是否发出待定。如果有错误请指出,欢迎捉虫。
----------
两年。

这是一个漫长的数字。

Harry双手交叉枕在脑后,平静地望向头顶的夜空。林子里很静,只有虫鸣如波浪般此起彼伏,还有夜风穿过树林在叶尖打旋的婆娑声。但帐篷里并不算安静(当然,他给帐篷施了透明咒)这里有一台破旧的电台在聒噪地叫着,在它那大嗓门中还夹杂着难以忍受的沙沙声。(毫无疑问,这是由于树林所处的过于偏僻的地理位置)但是他忍受了。

他闭了闭有点干涩的眼。

没有收音机,他几乎不知道自己还是个'人类'。

“……距那场旷世之战已有两年,我们的救世主却仍不见踪影。在处理了战后繁重的事务后他就离开了众人的视线。据我们了解,连其挚友Mr.Weasley及Ms.Granger都对他的去向毫不知情。而据知情人爆料,Harry Potter早已在人类世界安定下来,娶妻生子。这究竟是为什么?是厌倦了魔法世界的生活,还是担心在这里日益增长的名气会使他迷失自我,亦或是另有隐情?……Rita Skeeter将持续为您报道。”

一如既往地胡扯。他耐下心惊愕地听完了这冗长的八卦,翻着白眼一巴掌朝着收音机拍去,终止了这恼人的噪音。

他又躺了回去。

两年了,每一天每一夜,只要他一阖上眼皮,他的眼前就浮现出那些过往的影像,一帧一帧地。而不幸的是,那些影像里,充斥的全是,令人脆弱的黑暗。父母的死亡,Sirius·Black的死亡,Dumbledore的死亡,疯眼汉穆迪,Fred,Snape……他们看着他,沉默着,悲伤着,虚弱着,鲜血淋漓着。

一开始他欣喜若狂。他向他们伸出手,满怀喜悦的,他想说“嘿,我杀死了那个人,我杀死了他!”

然后他们都转过身,面无表情一步一步离开。每一步踩下,都化作满天黑色的碎片。

那些火光,鲜血,电流,诅咒,尖叫。在他的大脑里掀起惊涛骇浪。它们四处逃窜,肆虐,像多年前洛哈特放出的小精灵。

他无法忍受。

所以他逃走了。像一个懦夫。在魔法和人类的世界辗转。他戴着斗篷,或是兜帽,像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怪胎。或者说,他就是其中一员。他承认,他很孤独。非常孤独。
两年来他一直逃避思考这一切。那使他痛苦,他甚至软弱得不敢告诉他最好的两个朋友。

但或许是那则荒谬的新闻拨动了某一根弦,亦或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或许他本来也受够了这种野人般的生活)他决定回去。

“噢天哪……Ron!Hermione!我正好赶上!”一个意料之中的,来自Hermione的窒息式拥抱和Ron欣喜若狂的笑脸。

多日不见的好友开始叙起旧来。

……“是啊,然后我想,我们会很快有个孩子!”Harry忍不住笑起来,朝着他们挤眉弄眼。“Merlin啊,我不知道你们进展这么快!”

这是Ron和Hermione的婚宴,每个人,是的,每个,脸上都带着笑容,好像再无烦恼。Dumbledore,Sirius……所有曾经逝去和离开的人,都身着正装,穿行在欢乐的人群中。

…但毫无预兆,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鸟鸣…一切热闹都在温暖清亮的光芒中分崩离析,化为乌有。

但是第一次,在这个“离去”的梦里,Harry并没有泪流满面。这不是个黑暗的梦。

最后,他想在那宴席中他看到了Malfoy。是Draco Malfoy。他在那光芒中转过身,朝着这边勾起了嘴角。

陌生,非常陌生。

Harry发誓,这不属于他曾见到过的任何一个Malfoy的Slytherin式笑容。这笑容里毫无敌意。

他醒了过来。但鸟鸣还在继续。

Crime and darkness

你知道的,黑夜是最完美的戏服,穿上他,你可以拥有任何身份。是国王或是平民,是警察或是小偷,是木匠或是裁缝……是蝙蝠侠或是小丑。
……黑夜是如此地美好,在它的怀抱里,你看不到光明!它温柔地遮住你,为你掩盖一切!……血液,火焰,罪恶,杀戮……在暗色的笼罩下,它们都闪着诱人的光芒,就像那颗光鲜亮丽的毒苹果。为什么不呢?你为什么不欣赏这一切呢?
为什么会有人向往秩序呢?!混乱!唯有混乱才能带来公平!你瞧,将一点点的骚乱放在这个社会看似平衡的天平上,只需要这一颗小小的砝码,整个天平就会在顷刻间倾覆。就像那可爱的,哥谭所谓的光明骑士,哈,天哪!我告诉你,我所做的,就仅仅只是轻轻推了他一把!就一把!来自他自己心中疯狂的地心引力就立刻把他拉向深渊。“你有百分之五十活着的机会。”看看,这才像是在正经谈话!看看他现在这副模样,多么地生机勃勃,富有魅力!
啊…我爱哥谭这粘滞浓稠的黑暗,她带着迷人的血腥的芬芳,每寸土地上都洒满了血液,每条小巷里都回荡着枪声和刀刃划开皮肉的华美乐章!她是个披着华服的美人儿……流淌着新鲜而罪恶的血液……我爱她每一寸肌肤……也爱她的宠物小蝙蝠!
是的,他像我一样,我们都爱这里,这座美丽的城市。只可惜,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在给哥谭戴上一张看似完美实则虚伪丑陋的面具——像他自己一样。所以,这是注定了的——真可惜!我们俩注定是宿敌,就像两只被逼到绝境的兀鹫互相追逐,互相啄食。但是,我舍不得杀了他,他也不能杀我。
是的,我相信,所有杀不死你的,都只会让你变得更奇怪,但久而久之你会发现这样是美妙至极的。所以,为什么要这么严肃呢?为何不像我一样,微笑着,抬起你的枪口,举起沾染血液气息的刀,为哥谭再涂上一层又一层的黑暗呢?